前作《返校》一炮而红赤烛新作《还愿》又来闹“鬼”?

2月19日是元宵佳节,除了传统节目吃汤圆、猜灯谜外,独立团队赤烛游戏认为,这一天很适合玩恐怖游戏。

前作《返校》一炮而红之后,赤烛游戏新作《还愿》于2月19日九点正式上线Steam,游戏售价58元,为标准的国产独立游戏价位。和前作相同,《还愿》是一款基于上世纪中国台湾当地风俗人情制作的恐怖游戏。在《返校》首月10万销量、单平台不到一年24万销量的烘托下,《还愿》从一开始就聚集了不少人气。

事实上游戏尚未发售,就已有玩家根据公布的宣传片,头头是道“脑补”了游戏的故事剧情,足见用户忠诚。而高人气进一步促成了主播的关注,反过来进一步增加了传播的机会,包括B站知名UP主C菌就早早告知粉丝,将要制作《还愿》的实况视频。

新作3D化恐怖加量,用户敢买不敢玩

根据官方介绍,《还愿》是一款叙事型的心灵恐怖游戏,背景设定为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台湾,是《返校》“白色恐怖”故事发生后的20年,不过除了均为恐怖游戏外,二者剧情上并未透露是否有联系。

游戏画风上,《还愿》依然延续了《返校》暗色调的写实风格,从宣传片来看,《还愿》画质有了不小的提升,无论是斑驳的墙壁还是昏暗的走廊,都显得异常真实、且诡异。

对于一间独立工作室而言,新作的出现要得益于前作的成功。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7月,《返校》Steam版本销量累计为24万份。目前Steam Spy显示游戏销量在20万到50万之间,取中间值保守估计,以单价38元计算,《返校》Steam版本收入约1140万,对于一款独立产品而言已属亮眼。

此外,《还愿》采取了第一人称的3D画面,制作投入上有较大提升,所带来的恐怖气氛也更加浓郁。加上制作组“恶意满满”地将发售时间定在晚上9点,有些胆小的玩家已经在赤烛游戏官方微博账号下评论称,“买是会买的,但是我大概……不敢今晚玩”。

其他用户给胆小玩家的建议是“在白天边放红歌边玩”,以冲淡恐怖气息。另一派胆大的玩家也有些不敢玩,不过却并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因为怕一上手就欲罢不能,导致熬夜通宵影响第二天的工作学习。

虽与《返校》同是取材上世纪中国台湾题材的恐怖游戏,《还愿》还是赤烛游戏“原来的配方”,但综合来看制作上诚意更足,“味道”上多了一分层次感。在前作云通关玩家都表示“心里毛毛的”的情况下,《还愿》不知要“吓退”多少玩家。

结合中国台湾当地文化,从民间信仰汲取灵感

发行层面,《还愿》没有像《返校》一样由椰岛游戏发行,而是交给上海橘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发行品牌Indievent负责,欧美地区则是由唯晶科技发行,唯晶科技同时也是《还愿》项目的投资方。

此外,橘喵科技与唯晶科技同时也有一定关系,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二者共同合资成立了唯晶创新科技发展(平潭)有限公司。

根据Indievent官方微博的介绍,《还愿》“在‘家’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场域中,揭开无法言说的残酷真相”。具体故事在一栋老旧公寓中展开,玩家需控制主角,逐步探索解谜。游戏主要结合了1980年代,中国台湾当地文化和佛道教宗教元素,暗合“还愿”的游戏名称。

“还愿”一词通常指在向神灵菩萨祈祷之事灵验后,许愿者遵守祈祷时诺言的一种行为,比如“菩萨保佑我不挂科,我一定多投500香火钱”的后半句。当然,“还愿”既可以是物质行为,如供奉香烛、重修庙宇,也能够停留在精神层面,如今后礼佛、向善等。

中国民间文化当中,向来有莫与鬼神交易的告诫。特别是越民间、越乡土的宗教信仰,人们所信奉的对象也就越接近“人间烟火”,而中国台湾又是一个宗教的“大染缸”,光主流宗教就有佛教、道教、基督教、天主教等,各方大仙大神众多。

在这种语境下,还愿往往是一种等价交换的交易,不还愿的后果,很可能会招致报复。这也构成了《还愿》故事的框架基础。

12人团队创作,东方心理恐怖集大成者

赤烛游戏官网显示,《还愿》项目组一共有12名成员,团队所在地为中国台北。虽然是上世纪80年代的故事,但团队成员年龄从青年到中年不等。所有成员对中国台湾这片土地,相同却又不尽相同的家园情结,共同造就了这款产品的诞生。

而恐怖题材一直是国产游戏的一大难点,创作者往往需要先考虑“有没有鬼”这个终极问题,导致束手束脚,在表现手法上不由自主西学东渐,以丧尸、血浆等表象恐怖元素为主。

赤烛游戏擅长的恐怖是一种典型的东方恐怖,而且是一种跨越时代的东方恐怖,更加注重发掘旧时代旧事物异化带来的心理冲击,对现世生活带来一定警示。这一点在《返校》中已经体现地淋漓尽致,单单2D画面已经将一批玩家吓到“敢买不敢玩”,更别说更写实、3D且第一人称的《还愿》。

因此游戏中与其说是鬼带来的恐惧,莫过于说是人们对所畏惧事物的想象异化,最终给自己施加莫大压力。

对于游戏中的主角,以及屏幕面前的玩家,都是如此。事实在《返校》和《还愿》中,无论是阴森可怖的城隍,还是硕大无朋的银环蛇,形象都有所夸张。套用一句被用烂的话来说:最可怕的不是鬼,而是人心。

相对海外,国产游戏向来对恐怖题材涉猎极少,用户实际需求长期得不到满足,特别是对商业游戏而言。网易《第五人格》曾有过相关尝试,但限于现实原因保持了克制,最终被玩家玩成了“第五幼儿园”。

《返校》和《还愿》意义在于,它们试验了一种游戏与本土文化结合的恐怖游戏表现手法,透过心理恐怖元素的应用,既减少画面上触碰底线的风险,又带来更具冲击力的恐怖氛围,填补了国产恐怖游戏的空白。

(本文转载自:GameLook)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前作《返校》一炮而红赤烛新作《还愿》又来闹“鬼”?